色姑娘综合站_色综合_色姐妹久久综合在线av_姐妹综合久久_色爱综合网欧美Av_色情综合

求学十六年--都市言情




阴天,天是那么低沉,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来。那天就是个阴天,早晨出门


时看到阴沉沉的天空,我的胸中不自觉地憋闷起来。




来到学校,按部就班的上完了第一节语文课,似乎一切都将按课程表一一上


演。「六年级都是这么无聊么」我一边想着,一边起身向外走去。由于那时都是


按户籍划分初中的,所以六年级课程便不太紧张,老师们对平时的教学也不太上


心了,为了出成绩,只重点培养尖子生搞搞竞赛什么的了。




可能是早上粥喝多了,刚来到操场我便有了强烈的尿意。也许你会问了,这


有什么问题,有尿去尿呗。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到了厕所,尿尿却感到很吃


力,我发现阴茎的包皮上鼓起了一个小包,隐隐作痛,我勉强尿完,由于小包的


突起,改变了尿尿的方向,小部分尿液滴到了鞋上。「我的片儿鞋,可恶的阴天


!」我将所有的不满都归咎于阴天。




我从小阴茎的包皮就长,这样尿到鞋的情况也偶有发生,我本也不以为意,


只是心疼妈妈新给我买的片儿鞋,但我却没想到这次小包不但给我带来了极大的


痛楚,更带来了一次奇妙的经历。




(二)




第二节是数学课,是骆老师的课,也是我最爱上的课。骆老师虽然年纪不大


,但由于和蔼可亲和真才实学,已是带过二届毕业班的学校教学骨干了。此外,


我校近几年进入全国奥数竞赛的学生均是她带出来的。我在数学方面较有天赋,


数学成绩一直很突出,骆老师对我也是特别关注,这也是我爱上数学课的原因,


此外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原因埋在我心底。




「上课!」骆老师甜美的说道。




「起立!」学委娜说道。




「同学们好!」骆老师甜美的说道。




「老师好!」我跟同学们一起大声答道。




「坐下!」骆老师对我们热情饱满的状态很是满意,露出甜甜的微笑。




「今天我们讲一下相遇问题:请看例题:甲乙两地相距250千米,客车和货


车从甲乙两地同时出发……」




骆老师用她甜美的声音讲解着,此时我却感到两腿间传来阵阵疼痛。




「帅,你来说一下这道题有几种情况?」




我只感觉教室里鸦雀无声,突然不知谁捅了我一下,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看到骆老师和全班同学都看着我,我才猛然意识到骆老师叫我回答问题。可我刚


才由于疼痛并没有听讲,只能茫然无措的站在那。同桌拉了拉我的裤腿,指了指


试题。可我只感觉到腿间的疼痛,支支吾吾的不知所云。




「你坐下,岩,你来回答。」骆老师显的话让我如获大赦。我一屁股坐了下


来,细密的汗珠从我额头渗出。




铃……下课铃声敲响了。




「下课!」




「同学们再见!」




「老师再见!」




终于熬到了下课。




「值日生留下值日,其他人下楼去做间操。」体委峰不合时宜的大声说道。




「可恶!」我用我当时认为最恶毒的词语暗骂着,想站起来往外走,阴茎的


疼痛却让我的屁股怎么也离不开板凳,我凳子上磨蹭着,直到教室里只剩下值日


生、我和刚刚收拾好讲义的骆老师。




「帅,你上课可是很少走神的,你哪里不舒服么?」




「有点疼。」我下意识地将手捂在了裆部。忽然我意识到有所不妥,低下头


满脸通红。




「帅不舒服。我看你们班教室挺干净的,你出去做间操吧,免得出操少人扣


你们班分。」骆老师平静地支走了值日生。这里要说一下,骆老师是别班的班主


任,负责教我们班数学。




我感激的看着骆老师,因为我这样的状态出操肯定相当难受。




待值日生出去后,骆老师轻盈地走到我的座位旁蹲了下来,关切地问道:「


告诉老师,到底哪里不舒服?」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回答,只闻到淡淡的芳香。




「是鸡鸡疼么?」反倒是骆老师点破了这层窗户纸。




我红着脸「嗯」了一声。




「快告诉老师怎么回事?」骆老师急切的问道。




我将早上在厕所发现的情况告诉了她。骆老师微一思索,说道:「可能是阴


茎包皮炎症,这事可大可小,你快让老师看看,可别耽误了。」说着就要脱我的


裤子。




我下意识地推挡着,「听话!」骆老师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我放弃了推挡,配合着站了起来。骆老师顺利地退下我的裤子,阴茎完全暴


露在老师面前。我有些恍惚,恍惚间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见。




「肿得很厉害啊!」恍惚中的我感觉到阴茎上有气流拂过,显然她的脸离阴


茎不远,甚至可以说很近。瞬间心底升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紧接着就是一阵疼


痛。我下意识地蹲了一下,这时才注意到阴茎竟硬了起来。




我不知为啥阴茎会像每天早起那样硬朗,满脸通红,抬眼偷瞄骆老师,只见


她也一脸惊讶。见我瞄她,她的脸也微微一红。




「嗯哼~~」骆老师清了下嗓子,「肿得这么厉害,让老师看一下。」说着,


就一手扶着我,一手托起了我硬朗并肿着的阴茎送到了她的眼前。




「包茎,肯定有脏东西出不来,才发炎的。一定要把包皮翻过来洗干净才行


,可能会有点疼,你怕不怕。」说到这,骆老师抬起头看着我。




「我、我不怕疼,我是男子汉。」说着,我露出了自认为坚强的神态,不过


我隐约发觉骆老师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特别是当我说出「男子汉」的时候。




「那老师要开始了。」说着,骆老师将左手食指和拇指围成O型,环住了阴


茎上的包皮,慢慢向后褪去。




「忍着点。」骆老师一边褪着,一边用嘴向阴茎上吹气。




「第六套广播体操开始……」随着广播体操的音乐,一点点、一点点的露出


了尿眼、白嫩的龟头前部、粘连的包皮。




「老师,到头了。」我呲牙咧嘴的看着全过程,看到这儿,我知道已经到头


了,因为我自己清洗鸡鸡的时候就是翻到这。




「哦?」骆老师暂停了手里的工作,有些吃惊。




「老师,我每次清洗时就褪到这儿,再褪就疼了。」




「傻孩子,还能褪的,你看,还没到肿包呢。」说着骆老师又要开始了。「


这下你可要忍着点了」骆老师补充了一句。




马上我看到了龟头上出现了皮肉分离的景象,一阵撕裂感也随之而来,我忍


不住闷哼了一声。




「好了。」骆老师兴奋的说着,我长吁了一口气。




只见龟头完全漏出来了,皮肉分离的部分微带血色,冠状沟中粘着一层不均


匀的物质,传出一阵臭味儿。




「你看就是这些脏东西导致炎症的。」骆老师一手把住包皮,一手轻轻的揉


搓着那些物质。




「差不多了,下面要清洗一下了。」骆老师站起来伸了一下腰,「来,你坐


到桌子上。」




我顺从的坐到了课桌上,阴茎已然不像开始那么疼了,我感到很轻松。本以


为老师要去打水,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我始料未及。




骆老师蹲了下来,头一探,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




我先是一惊,随即便感觉到一阵温暖,骆老师的舌头灵活的在龟头上游走,


我突然感觉一阵电流从阴茎传来,紧接着一阵喷射。




骆老师显然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没有准备,吐出了我的阴茎,咳嗽了几声,


乳白色的液体沿着她的嘴角流出来。




「怎么还没硬就射了。」我听出了骆老师语气中有些失望。




「老师,你再来,我能硬。」我不服气。骆老师看着我正滴着精液的阴茎,


一口吃了上来。




「唔」我舒服的哼了一声。在温暖的包裹中,阴茎再次硬朗起来,我放下了


心中的包袱,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么。骆老师也发现了我的变化,两片嘴唇


夹的紧紧的,湿热的舌头伴随口腔不断在阴茎上滑动。




「四二三四五六七八」伴随着广播体操的节奏,我不禁按住了老师的头,她


吹的更起劲了,整个头剧烈的前后摆动,我的快感更强烈了。




尾椎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我浑身一抖。骆老师好像感觉到了,头猛然一前


,把我整支阴茎都含进了嘴里,我向前一顶,精液往她的嘴里直冲而出……我不


断的喷射,这次骆老师好像一时之间无法承受,一大堆精液沿着嘴角流到了她的


白大褂上,但她毫不在意地不断用力吸吮着我的龟头、不停地吞咽着。




直到我不再抖动,骆老师把口中的精液咽下,带着满足的神情想要吐出我的


阴茎。当骆老师快要吐出阴茎时,我从桌上蹭了下来,莫名的强烈冲动让我把着


骆老师的头,不停的将阴茎在她的嘴里抽送。




我疯狂地抽送着,只听见骆老师在我腿间呜呜着,我也顾不得她有什么感受


了。骆老师发出了哭腔,这激发了我的一种强烈的征服感,尾椎再次传来一阵酥


麻的感觉,我猛地往前一送,用老师的话说「射了」。




骆老师一把推开了我,梨花带雨咳嗽着,好一阵,她才满面泛红的笑骂着:


「老师差点窒息了。」接着,她站了起来,看着白大褂上的点点精液,说:「都


是你,新换的白大褂又得洗了,好在下节没课了。」




说罢,骆老师脱下了白大褂,看到我翘着阴茎仍在回味着,弯下腰快速地舔


净了阴茎上残存的精液,然后起身拍了我的脑袋一下。




「赶快提好裤子,同学们马上就上来了」。这时,我也听到教学楼里想起了


脚步声,急忙提好裤子。




骆老师走到讲台上拿起了教案,向门口走去,我也恋恋不舍地跟了过去。走


到门口,骆老师回过头,在我耳边甜甜地说:「这是咱俩的秘密,跟谁也不能说


,包括你的父母哦,要是告诉别人,老师就再也不理你了。」说罢她撩起纱裙,


将我的左手按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我只觉手被热气笼罩,还滑腻腻的。「下个月


的奥术比赛考得好,这就是奖励哦。」




说罢,骆老师开门出去了,只留下呆呆的我。






(三)




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上午还晴朗的天空,下午渐渐阴沉下来,


本来户外活动的体活课,改成了室内答卷子。「阴天准没好事。」我愤恨的嘟囔


着,为没能进入奥数集训队而心情郁闷。




其实我的成绩也算不错,只差一分便能进入集训队了,这对于奥数起步较晚


的我来讲已经算是相当好的成绩。我呢,对竞赛不太感冒,要不是想着骆老师的


奖励,心情也不至如此糟糕,本来还想利用体活课散散心,可偏偏还转为答卷子


。哎,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啊。




数学科代表抱来了一摞卷子,将卷子分成四份放到了四个小组的第一张桌子


上。




「从前往后传,一人一张,下课交卷,大家都自觉点,自己答自己的卷。」


接着她来到我身边,对我说:「骆老师让你去办公室。」我看了她一眼,只见她


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娜,她是数学科代表,他爸跟骆老师班的岩的爸爸是老战友。另据骆老师班


的消息灵通人士说,娜和岩小时候订过娃娃亲。娜是我们班的奥数尖子,而岩是


骆老师班的奥数尖子,那时候「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火得发紫,出于小孩儿的


天性,我就给他俩起了个「东岩西娜」,没想到后来却传开了。




娜脸皮薄,听说后都气得哭了,后来查到是我给起的,便对我记恨在心,总


打我小报告,而我呢也确实属于淘小子,因此我经常挨班主任批评,这也是班主


任不太喜欢我的原因。今天看到一直对我不错的骆老师也喊我去办公室,估计她


也没少说我的坏话,认为我是凶多吉少,所以才能一副幸灾乐祸的态度。




我白了她一眼,摔门出去了。




「哼,神气个什么劲儿,看骆老师怎么批评你。」身后教室里传来娜的气骂


声。




「不知娜跟骆老师都说我啥了。」本来心情不爽的我,心中也不免忐忑不安


,因为骆老师从没叫我去过办公室。「小贱娜,我不就给你起个外号么,你怎么


老跟我过不去,你以后肯定万人骑」我心中暗自诅咒着,没想到若干年后,我当


时的这句无意的诅咒竟一语成真,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我进了数学组的办公室,老师们有的闲聊,有的在准备教案,有的在批改作


业。我轻声问了声老师好,她们冲我笑了笑,便继续着刚才的事情。跟骆老师关


系较好的唐老师用笔指了指里面的门,「是帅吧。骆老师在里面等你呢。」




我有些纳闷,原来骆老师就坐在唐老师的旁边的。




看我有些吃惊,唐老师说道:「你们骆老师刚提了数学组长,去里面的办公


室了。快去吧。」




我来到骆老师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依然是那么清脆甜美的声音,不过我能感觉到里面带着愉快。




我推门进去,站在门口,只见骆老师坐在办公桌后,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办公桌上的茶杯还冒着热气。骆老师见是我进来了,从办公桌绕出来,走到我


身边将门锁好,我正纳闷老师为什么要锁门,骆老师就将我拉到办公桌后。




「帅,上课时怎么又不对劲,是不是又肿了?」骆老师关切的问,一点看不


出有责备我的迹象。




「没有。」我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那是因为没入围奥术集训队?」




「不是。」




「那是什么?」




我不做声,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难道告诉她我是因为想要那热腾腾的


奖励。




「看着老师,是因为什么?」骆老师不依不饶地问着,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


一种我说不好的感觉,是一种压抑的热情。




「我想要老师的奖励。」我壮着胆子坦白了。




「……」这次轮到骆老师不语了,虽然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但我能明显感觉


到她因激动颤抖的身体。




「其实你考得不错……」




「那就是说我能得到奖励啦!」已经感觉到什么的我打断了骆老师的话,兴


奋地说着。




「今天叫你来,就是给你奖励的。」说着,骆老师的脸蛋有些发红,气息也


有些急促。




只见骆老师解开花格衬衣的两个纽扣后,拉起内衣的下摆,一个特别诱人的


雪白肚皮,立刻就活灵活现地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紧接着骆老师捉住了我的右手,从她那解开的内衣下方伸了进去。我的手心


马上就实实在在地触到了一只欢蹦乱跳的乳房,只觉得骆老师身体一震。




我下意识的揉捏了几下,骆老师的眼神迷离了,喘息更加急促了。我知道这


是乳房,我小时候就是吃这个长大的。说实话老师的乳房没有母亲的大,让我不


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揉捏后,骆老师会喘息这么急促呢,想着想着,我便松开了


手,不敢再动。




骆老师感觉到了我的停顿,眯着眼对我说道:「帅!你怎么停了,把老师的


乳房揉捏的时候再劲大一些,尤其乳头用得劲要更大才好,这样老师才能感到特


别舒服。」




我两只手同时解开她衣服的其余纽扣,骆老师是圆锥型的乳房,虽然不大但


却呈奶油色,我一手一个地握住她跳动的乳房,肆意将它们揉捏成了各种形状。




没过一会儿,骆老师就全身颤抖着拉掉了我在她胸脯上肆虐的双手,接着稍


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衣,很随便地扣了几个纽扣后,将我推倒在椅子上,双手


撩起淡蓝色短裙,跨坐在我的腿上。




「还记得奖励么?现在就去摸摸你的奖励吧。」




这才是我想要,我伸手沿着骆老师白皙大腿,赶快我的右手就滑到了骆老师


的两腿之间, 「老师没穿内裤」我有些意外,手只停顿一下,便完全捂在了她


那毛茸茸的屄上。




骆老师的屄那里有一股热烘烘的感觉,还有许多细小的水珠在上面浮动着,


用手指头只要在那个地方稍微摸上一下后,给我当时唯一的感觉,就是觉得特别


地粘滑。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可到了这里又该如何呢?一时间,我竟不知所措


,只能在那里来回揉搓,骆老师相当受用,扭着胯部配合着我。




我的手越来越湿,骆老师的大腿压得我生疼。我扭动了一下,她像是察觉到


了我的不适。从我的身上起来,并将我拉了起来,然后指了指桌子。




我明白老师的意思,稍微揉了揉被骆老师压疼的腿后,将办公桌上的东西一


股脑推到了一边,由于着急,那杯热茶险些烫着我,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我踮起脚,坐到了办公桌上,平躺了下来。




这时,骆老师也风情万种的爬了上来,两腿跨在我头侧,两手支在我的胯边


,与我方向相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接着,骆老师一把褪掉我的裤子,将我的阴茎握在了手里,瞬间,我感觉到


了阴茎在老师手中的变化。




骆老师嘤咛一声,我就觉得自己有些凉的肚皮上,立刻有一大口温热的口水


落在了上面。接着阴茎被握紧了往下一捋后,我感觉到龟头凉凉的。我想像得到


那圆润膨大的龟头,此刻应该很有精神地向可敬可爱的老师行了个礼。




她一边继续捋动着我的阴茎,一边对我说道:「帅!你把老师的屄掰开,再


用手指头戳那个屄眼,不过不要戳的太深了,否则我可疼的不行。 」




此时我才从陶醉的感觉中觉醒,打量着我这份神秘的「奖励」:骆老师的屄


长得比较饱满,最上面的那个高高肉丘上,除了长着许多褐色的茸细阴毛外,再


下面那像个刚出笼的馒头一样的肥胖肉肉中间,有一道微微向外裂开的小缝,里


面显露出了两片柔嫩的细小肉条。




当我把那两片细肉条掰开以后,里面都是些褶皱连片,凹凸不平的肉块,一


下子就把我看了个眼花缭乱,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才好。




在没有一点办法的情况下,我只好伸出自己的指头,在骆老师的那些地方胡


乱戳了起来。此刻,我心里才真正体会到了骆老师上课时经常讲的「要掌握方法


,而不是死套公式」的良苦用心。




「再扒开一些,微微张口呼吸的那个就是。」骆老师显然发现了我的不知所


措,指点我如何操作。




「找到了。」我感受到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的喜悦,说着,将手指伸了进


去使劲抠挖起来。




骆老师显然没有意料到我的动作会如此粗鲁,急忙喊道:「疼,轻一点,轻


……一点。」




我急忙停下手里的动作,将手指抽了出来,在手指抽出来的瞬间,竟然拉起


一条细丝,在日光灯的辉映下,闪着晶莹的光,十分好看。




可能是由于办公桌上的玻璃板太硬了,骆老师腿搁得生疼,她将腿分得更开


了些,沾满细小的水珠屄离我的脸更加近了。我鼻子中感受到骆老师屄中喷发出


来的湿热气息。有点臭但还说不上臭的味道,不算好闻却让人很是迷离。




恍惚间,我伸出舌头在她肉缝儿间舔着,只见骆老师浑身一颤,这时,我感


觉到肉缝儿间突起一个硬硬的东西。我用舌头分开肉缝,不断摩擦着那个突起。




「对……那……里……痒……」骆老师颤抖着断断续续的低声说着。不知过


了多久,骆老师一阵痉挛,一股淫水喷射而出,弄得我一脸都是,浓烈的气味冲


击着我的鼻腔。




「我要,我要。」骆老师如?症般,将湿漉漉的她称为屄的地方从我身上滑


过,背朝着我,半蹲在我阴茎的位置,她一手扶着早已向她敬礼的阴茎,一手分


开她叫屄的地方后,用劲的蹭了起来。虽然她背对着我,但每蹭一下,我都能听


到她舒服的哼声。




最后,骆老师干脆就停在那儿喘着气不动了,静止了好一会。紧接着还没等


我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她的屁股就往下一沉,耳朵里只听到「咕唧」一声后,


我便发觉我的阴茎进入了一个温热滑腻的地方。




「哦……」我舒服地叫出声来,只见骆老师扭过头,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


指了指门外。




我急忙噤声,刚想体味一下那里对阴茎挤压的爽意时,骆老师又抬起屁股,


在阴茎将要从那个那里滑出的时候,她的屁股紧接着又快速沉了下来。




如此往复地来了好几下后,骆老师用的劲开始越来越大,好几次都是猛猛地


沉到底,把我的蛋蛋挤压得生疼,我将腿分开了一些,使蛋蛋在骆老师下沉的时


候能够不至受到挤压。




「啊……啊……哦……啊……哦……啊」骆老师低低的呻吟着,如呓语般毫


无意义的话语不断地刺激我的耳膜。




骆老师一起一蹲,阴茎在她身体里就一进一出,就这样还没有来上二十下,


一种强烈的快感,立刻就源源不断地涌上了我的心头。阴茎一阵酥麻后,我猛地


将腰往上一顶,骆老师此时正好往下一坐,一股股热烫的精液,有节奏地喷射着。




此时正处在兴奋状态的骆老师,当下被我这突然的射精,刺激得马上嘴里面


「呀!呀!呀」的低叫了几声,然后大口的喘着气,同时扭动着屁股,仿佛要吸


干我喷出的所有液体。




我迷失在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爽意和快乐中……